吸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污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奸佞祸国盘点历代身居高位却碌碌无为的文臣

发布时间:2021-02-03 11:15:33 阅读: 来源:吸污车厂家

奸佞祸国:盘点历代身居高位却碌碌无为的文臣

唐文宗对自己手下的几位宰相十分失望,因为他们在面对宦官集团时,唯唯诺诺,不敢力争。于是当面问他们:“天下什么时候才能太平啊?你们几个究竟有没有帮助我实现国家兴旺发达的心思啊?”这话很重,是在责备他们。李宗闵、路随一言不发,牛僧孺没理找理说:“今天下周围没有敌人入侵,百姓没有流散,虽不能说是盛世,至少也是小康了。如果陛下还要求更高的盛世,臣的能力恐怕就达不到了。”身为宰相,关键时刻不能为皇上出力,反而找借口为自己开脱,很不像话。

路岩是唐懿宗时最年轻的宰相,入相时才三十六岁,借着天子昏聩,不免得意忘形,毫无作为但敛财有术,最后被排挤出朝。路岩被罢相出任西川,但他知道自己平时得罪人不少,怕出城时人人喊打,于是找到京兆尹薛能,求他派兵保护。薛能也烦这个只会要钱没有能力的下野宰相,慢条斯理地说:“抱歉。宰相出朝,府司一向都没有派人保护的先例。”结果,路岩所猜一点不假,出城时被四面而来的砖头瓦块砸个鼻青脸肿。可见有多少人恨他了。

冯道是五代十国时最有争议的一个人,他先后侍奉过后唐、后晋、辽国、后汉、后周五个朝代八个姓氏不同的皇帝。每逢改朝换代,他总是第一个迎接新君主,更为惊奇的是,他与每位君主相处得都很好,始终能得到重用,自号“长乐老”。对于这样一位政坛老油条,后世当官者值得借鉴一二。

964年,北宋伐后蜀,后蜀皇帝让宠臣王昭远迎敌。王昭远自命不凡,号称诸葛亮再世,他手执铁如意,大言不惭地说:“我带上两三万精兵,夺取中原当易如反掌!”等吃了败仗,又羞又急,临阵大哭,被人叫做“带汁诸葛亮”,也让蜀相诸葛亮跟着受辱。

南唐宰相冯延巳知中主李璟爱虚荣好游乐,为了独揽朝政,对李璟说:“天下之所以不能国泰民安,是因为我不能施展出我的真正才能,陛下以后不要亲自处理那些具体的事情了,交给我来办好了。”李璟正乐得当甩手掌柜呢,于是只顾玩乐去了,大权落入冯延巳之手。李璟真是太听话了。

冯延巳人品极差,通过大臣孙晟回敬他一段话可知:“我只不过是江北过来的一个书生,论捉笔填词,不及你十分之一;论喝酒搞笑,也不及你十分之一;论谄媚阴险与狡诈,更比你差千倍万倍。你鄙视我,我也无所谓。我担任现职,不知凭什么得来。但你所擅长的那些邪门歪道,恐怕要败坏我们这个国家了。”

宋军逼近成都,后蜀主孟昶惊慌失措。这时蜀国司空李昊劝孟昶“封府库请降”,大兵压境,无力抵抗,孟昶只能听从,于是命李昊替自己起草降表。前蜀王衍灭亡时,降书也是李昊所写,因此,有人夜间在李昊府门上写道:“世修降表李家”。而李昊也不以为耻,抖擞精神,笔走龙蛇,把降表写得精彩纷呈,堪称典范。

赵匡胤对“乾德”这个年号很满意,宰相赵普也极力称赞,这时旁边的 翰林学士卢多逊说:“可惜,乾德是伪蜀用过的年号。”皇帝一惊,一查果然是,气得拿起御笔沾满墨在赵普脸上一边乱画一边骂:“你不学无术,怎么比得上卢多逊?”赵普乱拍马屁,害皇帝丢人,没打板子已经很不错了。也因此事,赵匡胤说出了他继“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之后的另外一句名言“宰相要用读书人”。

赵普是个才高、人品低的人,在宋太祖时曾上书太祖要“警惕”赵光义,被政敌卢多逊所告。后宋太宗赵光义继位,赵普被剥夺实权,为迎合新皇帝,与赵光义编出杜太后临终托太祖以帝位传弟的“金匮之盟”。又为帮太宗解决“传弟”问题,诬陷政敌卢多逊与太宗之弟赵廷美“暗中交通”,结果二人均被远贬,赵廷美被降为公爵,不久忧悸而死,时年38岁。

北宋初,宰相薛居正的儿子死了,儿媳柴氏准备携大笔资产再嫁。宋真宋的两位宰相,张齐贤与向敏中都争着娶她,看上的不是人而是人身后的财。结果张齐贤抢到手。向敏中心有不甘,便唆使薛居正的孙子把祖产典给自己。柴氏大胆击登闻鼓向皇帝告状,向敏中因此罢相贬官。为了一些财产,两位宰相斗法,真有点两狗抢一块肉骨头的味道。

胡旦于1000年,高中宋真宗时的状元,被任命为明州知州,路过扬州城时,拜访同年董俨。董俨贪污受贿,名声不好,胡旦也不是什么好鸟,物以类聚。胡旦去董俨府好吃好喝,又见董俨家摆设均是金玉之器,邀董俨到他船上欢宴,说借这些精美物品让自己的妻妾开开眼。董俨慷慨应允,没想到胡旦带这些物品开船跑了,到杭州见同年杭州知府薛映,还说董俨才华出众,但太贪了。自己玩了“黑吃黑”,还要装君子,立牌坊,真相大白后,成为同僚们的笑料。

宋神宗继位后,马上下诏让王安石入京为官,王安石知时机不到,一再以有病推托。他儿子王雱在京为他打探消息,得知宋神宗确是求贤若渴。在宋神宗下诏任他为翰林学士时,众人习惯性以为这次王安石肯定又会推辞,没想到王安石心中有谱了,见到诏书,马上前来,这种以退为进之计,王安石玩得还算漂亮。

王安石推行“新法”,本意是好,但没考虑当时实际情况,结果为了一意孤行,把推荐自己的欧阳修、文彦博,跟从自己的富弼、韩琦,自己的朋友司马光、范镇一一排斥出去。宋神宗的侍读学士孙固评论王安石“狷狭不容人”,看来是正确的。司马光反复写信劝阻,王安石仍一意孤行,还写个《答司马谏议书》,真是啄木鸟掉到井里——毛湿嘴硬。

宋神宗大力支持王安石推行“新法”,王安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狂妄起来。一次上元夜,王安石骑马跟在圣驾后面入宣德门。乘马入皇宫,是不被允许的,于是卫士出面制止。王安石见一个小小的卫士敢阻挡自己,大怒,上表要神宗“逮治”卫士,在大臣等人的劝阻下,神宗杖打了卫士,王安石不依不饶,认为责罚太轻。自己有错迁怒别人,且身为宰相与一个小卫士过不去,心胸也太狭窄了吧?

王安石长时间不换洗衣服,长时间不洗脸、不漱口、不洗澡,一点也不讲个人卫生。衣服上满是油渍、污斑,他能将一件棉质衣服穿成“绸”的。这样一个人,现在看来,人人会捂鼻而走,但谁叫他是名人呢?于是人们便改口称之为不拘小节,别有风度,反正中国人就是这样,坏的再好也是坏,好的再坏也是好。

《梦溪笔谈》的作者沈括人品很差。王安石在位,沈括为访察使,回京便盛赞良法大为便民,王安石罢任,沈括为三司使,马上向宰相吴充上呈说新法弊端多多。如此两面三刀之人,着实让人又恨又怕。宋神宗得知后,非常厌恶沈括的为人。

沈括与苏轼是老朋友,苏轼外放杭州,沈括作为两浙访察使,临行,宋神宗嘱咐他“善遇苏轼”。相见后,沈括要看苏轼新作的诗文,苏轼见到老友很高兴,没多想就拿了出来。谁知沈括在苏轼诗文中一一用朱笔评点,密呈御史台与苏轼有过节的李定,表示苏轼诗文“多讪谤”朝廷,由此引发“乌台诗案”,差一点要了苏轼的命。苏轼交友非人,这次也使他长一次见识,对 于沈括这样的无耻小人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吕惠卿为天下小人之尤。王安石变法时,以他为副手,推荐他担任副宰相。然而王安石一失势,他立刻就想取而代之。先将王安石的两个弟弟牵扯到一件大案中,然后将自己与王安石来往的信件交给宋神宗看。这些信件中有许多政务的讨论,由于还没有拿定主意,因此王安石在信中写道:“不要让皇上知道这件事。”由于吕惠卿的这一阴招,王安石这才失去宋神宗的信任。王安石晚年每天都要写“福建子”这三字数次,就因为吕惠卿是福建人。

张孝杰是辽朝的汉人高官,曾为进士第一名,官至北府宰相,封陈国公,与辽道宗时的大奸臣耶律乙辛是一丘之貉。他在世时,曾在与亲戚喝酒作乐时说:“无百万两黄金,不足为宰相家。”他死后被天祚帝抄家,将他们的族产分赐天下。那百万两黄金当时取之于民,这时也归之于民了。

耶律乙辛处心积虑陷害太子耶律浚,后来终于达成目的,辽道宗把太子废为庶人。耶律乙辛怕太子东山再起,派两个壮士潜入囚所把年仅二十岁的太子活活掐死。此两人为了复命,还用刀割下太子首级带回去验察。耶律乙辛谎说太子病故。辽道宗很悲伤,毕竟有父子之情,于是下诏太子妃返京。耶律乙辛怕她在皇帝面前诉冤,索性派人伪装成盗贼,在半路杀掉了太子妃。多行不义必自毙,后来耶律乙辛被辽道宗下令缢死。

宋徽宗赵佶继位,任用一帮文人当政,其中以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李彦、朱勔最有恶名,人称“六贼”,这“六贼”也算名实相符,他们为满足宋徽宗的穷奢权欲,大兴土木,滥增捐税。其中费百万役夫之工,在汴京修建最宏伟的工程“艮岳”园林,放养珍禽怪兽于其间,耗费财钱无数,大宋国库为之一空。

容声冰箱进水了怎么办

洗衣机通电就报警怎么回事

热水器角阀漏水怎么办

洗衣机下面漏水是怎么回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