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污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乡生活垃圾的科学处置应有新视角-【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6:13:48 阅读: 来源:吸污车厂家

城乡生活垃圾的科学处置应有新视角

城乡生活垃圾的科学处置,是一个世界难题,哪一个国家都还没有真正彻底的解决办法。如何科学合理地处置好这些令人头痛、伤人脑筋的城乡生活垃圾,确实需要好好想想招数,特别是要“跳”出固有思路,从新的视角和视野,去看问题、想问题。

那么,究竟有哪些新视角和新视野,值得我们去看、去想、去认识呢?屈指而算,至少有以下几点:

视野之一:垃圾,是政治问题

从基础的学理和基本的概念上说,一切有关全体人民的生活和生产的长远而根本的事,都涉及政治。无论从现在实际已经发生的情况、从历史的经验与教训、从世界范围和全球角度看,绿色、环保、低碳,都已成为今天和未来全世界和全人类的共同政治话题。小小的垃圾里面所蕴含的政治问题,决不是可以轻视、忽视、无视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一个城市的“一把手”,把垃圾的科学合理处置,作为事关城市永续发展和永久清宁的“第一课题”而亲自挂帅、亲自出征、亲自动手解“题”的,可以说是一位有远见、有智谋、有胆识、有能力的清醒的“政治领导”。

视野之二:废弃,是消费行为

废弃,是物资消费的最后环节和最后形式。在城市中“扔”垃圾,并对自己的这种废弃行为花钱付费,由自己或委托专门部门作无害化处理,是一个负责任的消费者应当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举天下之事,莫先乎财”。“废弃—收费”,是实现城乡生活垃圾科学合理处置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必不可少的资金保障条件。从大势上看,其早晚都要实行。只是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废弃是消费行为”和“废弃—付费”的观念,目前在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城市中,还没有得到普及宣传和普遍应用,农村就更显空白,因此就特别需要在这方面好好下功夫!

有人以为,世界上的先进国家早就实行的“废弃—付费”办法,不适合中国国情。有人以为,“废弃—付费”,那是一桩相当遥远的事,特别是对居民的扔垃圾收费,在我国还没有前例,并“高瞻远瞩”地“预言”:若要实现,“至少需要一代人乃至几代人的努力”!

然而,事实其实并不如此。

早在民国时期,我们国家的一些城市广州、北平、杭州等,就已经开展了这方面的工作。而在我国台湾地区的台北市,则于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开始向市民收取生活垃圾处理费,短短十年即模样大变,并没有花上有些人所声称的“需要一代人乃至几代人的努力”。这说明,只要决心定、方法对、措施实,宗旨正,坚决相信和依靠民众,世界上先进国家早就实行的向居民收取垃圾处理费的办法,在我们这里也是完全可以实行的,并能够被多数人所逐步理解和最终接受。“多扔多付费,少扔少付费,不扔不付费,谁扔谁付费”的原则,在经过一番辩论与博弈后,现在已经写入北京市的城市废弃物处理办法。这是一种观念上的改变,制度上的完善,管理上的进步!

视野之三:减量,是普适概念

(一)“减量”不只仅局限在城乡生活垃圾的产生“源头”,还应该普遍地适用于对已经生成的城乡生活垃圾科学合理处置的各个环节和各项处置措施上,包括:在处置过程中各项新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的减量和土地资源占有使用的减量,以及所排放的有毒、有害物与废水、废气及碳排量的减量;还应该包括那些尚未被认识的而有可能形成潜在危害的“危害风险”的预前“减量”。

(二)在城乡垃圾处置过程中,依靠和增加各种新的资源投入和政府补贴,实行正常的城乡生活垃圾处置技术、方案和措施,逐步过渡到对新的人力、物力、财力和土地资源等实现“零”投入、“微”投入,在原有的垃圾处置方式的基础上“减”投入、“降”投入。

(三)对城乡生活垃圾的资源化处置和各种“变饲料”、“变肥料”“变燃料”等等的设想与方案,都必须进行精细、严格并放大至全社会的“投入—产出”比较。如果是投入量“大于”和“相等于”以及“略低于”产出量的,那就应当毫不犹豫地拒绝和放弃。因为,它们的“得不偿失”和仅仅的“得失相抵”,并没有实现城乡生活垃圾科学合理处置中首先要求做到的“减量”。而与此相反,能实现少投入而多产出的,才有可能最终成为处置城乡生活垃圾的科学合理选择。

(四)城乡生活垃圾的处置,应当是一个尽可能地效法于自然界和自然力的过程。其越接近于自然,越效法于“本初”和“原始”,其“消化”与“减量”的处置方式,就有可能越接近于科学与合理。

视野之四:分理,是第一选择

这是由城乡生活垃圾本身所具有的性质、特征和人们在现实条件下所可能采取的方法、措施决定的。

其一,垃圾不是流体,这与城市污水不同。污水可以借助地势,通过管道自动流向污水处理厂,几乎不花一分钱地被集“合”起来,作大规模集中处理。而垃圾若要“集中”,就必须人担牛拉、车载船运。想要降成本、减运输,避免投入新的“增量”的最好办法,就是将这些本来就“分散”的垃圾,就地处置而不作“集中”。

其二,我国目前的城乡生活垃圾,大量含水、含有机物,极易腐败变质而污染环境。移地“集中”处置,必然增加转运时间、延迟处置时机、加大腐败馊变和污水臭气的渗漏逸出可能。而消除这种“可能”的最好办法,就是就地处置而不作“集中”。

其三,我国目前的城乡生活垃圾,是一个庞大的混杂体。将这样的生活垃圾“集中”起来,不分青红皂白,统一填埋、焚烧或作所谓“生化处理”,都是绝对不合理的。而如果将其“集中”之后再分拣,所花的人力、物力、财力就不再是“一点”,且不可能做到分拣干净彻底,还可能发生因为利益的驱使和诱惑,而故意为之的偷“工”减“料”。堵塞这些弊漏的最好办法,就是“分散”而不“集中”、“就地”而不“移地”,将几近“海量”的生活垃圾的分拣、分投,分散落实到产生垃圾的每一个单位、每一处社区和每一户家庭,以及每一个直接清扫、清运生活垃圾的环卫作业班组和作业工人。如果是这样,那么原先大量的分拣、分投和分流,就立时会变成 “举手之劳”,所耗的人力、物力、财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其四,就地“分散”的处置方式,处置量小,及时性高,能充分利用当地自然环境的自我净化和自我修复能力,将处置垃圾对当地环境的影响降至最小。移地“集中”的处置,则与此相反;对环境的不良影响,会大大超过处置地自然环境的自我净化和自我修复能力。

其五,在当前绝对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夜“教”会全体社会成员,都能按统一标准,对生活垃圾进行准确识别、分拣分类的情况下,采取“分项”、“分步”办法,将是最佳选择。即可以考虑,首先将那些容易识别、便于回收又再生利用价值高的某些特定废弃物,单独地从现有生活垃圾中“分离”出来。譬如,废弃织物和废塑料。

根据有关研究报告,废弃织物的总量,虽然仅占上海生活垃圾总量的2—3%,但如果将其全部回收利用,则近半可直接用于慈善捐赠;剩下的部分,可成为棉纱、无纺布、路基布及塑料制品的原料,年销额可达亿元、数亿元、十数亿元,乃至更多,并为上海生活垃圾每年源头减量5%的目标作出实质贡献。同样,废塑料也是一个可回收再生利用的资源宝库。整个废塑料,占上海全年生活垃圾总量的17%之多,其开发利用价值也将非常可观!有居民说:“上海已开展垃圾分类许多年,但其中最成功的就是废旧衣服的回收!”

其六,重新审视有机生活垃圾的生化处理技术。如将城乡有机生活垃圾的生化处理技术和处理设备,“分散”进入至各大机关、企事业单位、居民小区和有条件的居民家庭。

笔者根据自己的实际试验和有关厂家提供的技术参数进行过推算:一台供100—200户封闭式住宅小区使用的日处理100公斤厨余有机垃圾的生化处理机,每日电耗有可能控制在10度以内,电费可维持在6元上下。这与目前街道社区为委托处理1吨居民生活垃圾,需向有关方面支付近百元费用的情况大为不同,且可将现在每日1—2次的小区生活垃圾清运,改为只需一季度1次乃至半年1次的残渣收运。经过上述生化处理后的残渣,“纯度”提高,燃值提升,有利于现有垃圾焚烧厂的焚烧处理和供热、发电,减省了现在的腐熟处理工序和添加重油柴油的助燃使用量,因焚烧产生的有害风险可大大降低,焚烧后的灰渣残量甚小,可实现节地填埋,乃至“零”填埋。

其七,综上所述,以“分理”为“第一选择”的城乡生活垃圾处理办法,若以上海为例,其实施路径,可具体表述为:

首先,将目前约占上海全部生活垃圾总量3%左右的废弃织物、11%左右的纸类、17%左右的塑料和3%左右的玻璃,率先从全部的生活垃圾中“分离”出来,开展专项回收和再生利用;所取得的经济收益,首先考虑重点用于对其他生活垃圾开展分类处理工作的资金支持,进而形成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处置的激励机制。

其次,对厨余有机垃圾开展“分对象”、“分步骤”、“分区域”的分类收集和就地生化处理试点,取得经验后逐步推广。生化处理后的残渣,应主要考虑统一焚烧,防止被用作“肥料”而误将其中存留的有害物与重金属离子,通过施“肥”污染土地和水源。

最后,要特别指出的是:在这项工作中,各级党政机关及其首长应为“第一试点对象”,以其模范行为教育和带动居民群众和全体社会成员;各级政府对分步骤、分区域推进这项工作,应负“第一责任”,给予人力、物力和财力上的保障与支持;各级发展改革、市政市容和财政主管部门,要转变思路,从主张和支持移地集中统一处置城乡生活垃圾,转变为支持和积极实施“逐项分类”、“再生利用”和“厨余有机垃圾就地生化处理”,实现工作体制上的创新、财政拨款上的转型。

行政经理

安陆工作服设计

福建设计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