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污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炭行业黄金十年落幕

发布时间:2020-07-13 14:37:07 阅读: 来源:吸污车厂家

如同“当红明星”会像流星般陨落一样,曾经靠拉关系才能找到煤炭的盛况已经不再,中国煤炭“黄金十年”似乎走到了拐点。

“我认为煤炭的‘黄金十年’应该结束了。”坐在记者对面的河南神火集团煤炭营销部工作人员张进(化名),语气中透露出些许无奈。“原来煤炭总体上一直在涨价,降价的情况很少,2008年金融危机是特殊情况,但也没现在严重。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650元能否打住还很难说。”

面对外围市场的不景气,煤炭企业开始从内部探寻良策——压缩成本。在中煤集团、山西焦煤集团下属煤矿被曝降薪后,这波减薪潮也向煤炭大省河南袭来。“已经听说永煤集团和义马集团打算降薪20%,只是我们还在扛着,不过也是早晚的事儿。”张进介绍。

价跌量升

被看作经济发展晴雨表的用电量,今年一直没有出现较大幅度增长,受传导影响,上游动力煤价格也是一跌再跌。

6月20日,海运煤炭网指数中心发布的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本期5500大卡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报收为729元/吨,较前一期大幅下降23元/吨,环比跌幅达3.06%,较去年同比下跌14%,刷新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发布以来的单周最大跌幅。

对此,秦皇岛煤炭网资讯中心主管安志远向介绍,上周环渤海地区市场动力煤价格“骤降”加重了市场的观望气氛,致使近期沿海地区内贸煤炭购销及其船舶租赁过程中毁约现象频出,对本期动力煤供求和价格产生了消极影响。

不过,煤价“跳水”主要源于供需失衡。生意社分析师李倩表示,当前经济不景气,冶金、建材、化工等几大主要用煤产业行情尚未出现明显好转,工厂开工率难有大幅变动,国内煤炭需求乏力。此外,煤炭产量增长较快以及大量进口煤涌入,导致港口煤炭库存已超警戒线。因此,在国内煤炭严重供大于求的形势下,煤价不可能走高。

即便如此,秦皇岛港的库存仍在攀升。截至6月24日,秦皇岛煤炭库存908万吨,已超秦港上警戒线,压港现象依旧严重。6月18日至6月24日,环渤海四港煤炭库存量高达2114.4万吨,仍处于历史高位。

“其实当前不仅仅是煤炭中转港口库存上升,作为接卸港的广州港集团西基码头,煤炭也已经堆积如山。”安志远表示。

另据内蒙古、山西和陕西地方煤炭主管部门统计,今年1~5月份,三省区累计分别完成原煤产量42884万吨、37735万吨和17181万吨,同比分别增长16.6%、14.3%和11.6%。

降薪求生

煤价骤降、库存陡增的同时,降薪大潮已经席卷部分煤炭大省。

据了解,我国第二大煤炭企业中煤集团今年4月和5月接连降薪10%,我国最大焦煤生产企业山西焦煤集团下属煤矿亦纷纷降薪。

这一波降薪潮也向河南袭来。河南多位煤炭企业内部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当前形势下,“煤企下一步就是拼成本”。

张进介绍称,“已经听说永煤集团和义马集团打算降薪20%,只是我们还在扛着,不过也是早晚的事儿。”

另外,记者从郑煤集团和河南煤化集团了解到,这两家企业也已经有降薪的计划。“我们马上也要降薪了,虽然具体政策还没下来,但可能下个月就开始了。对高收入的领导层来说,降薪恐怕不止10%和20%。”河南煤化集团销售总公司工作人员王明达(化名)对记者表示。

郑煤集团公司于5月29日召开总经理办公会议,总经理张明剑在会上强调“煤炭市场寒冬已来临,每个郑煤人都要认清形势,勒紧腰带,转变观念,树立过紧日子的观念。要大力开展修旧利废、内部挖潜活动,坚持省出来的就是赚的理念”。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2011年,河南省煤炭企业完成煤炭产量2.32亿吨,同比增长9%。其中,国有重点煤矿1.95亿吨,占总产量的84.03%;地方煤矿3706万吨,占15.97%。全省完成煤炭销售2.55亿吨,同比增长13.3%。其中,国有重点煤矿1.98亿吨,占总销量的77.60%;地方煤矿5710万吨,占22.40%。

同时,河南也是全国最早开展煤炭资源整合的省份之一。截至今年4月份,河南煤炭企业数量由兼并重组前的530家,减少到了30家,矿井数量由原来的797处下降到了574处。

然而,对不断下跌的煤炭价格,煤炭企业表示压力非常大。除降薪减成本之外,限产保价也成为煤炭企业应对当前困境的另一种方式。

义马煤业集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表示,现在河南大部分煤炭生产企业都在限产和压产。“生产那么多煤卖不出去,只能限产,今年煤炭企业的盈利会受到很大影响。”

“再加上煤炭资源整合、抓煤矿安全等原因,预计今年河南省的煤炭产、销量会降低20%。”常驻河南的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市场观察员李朝林说。

渴望重生

河南省煤炭运销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河南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助理王荣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煤炭“黄金十年”今年就结束了,下一个周期已经开始,而且来得很猛。

“煤炭多年来一直都是3到5年一个周期,时好时坏地延续。自2000年以来,煤价一直在上行,但目前来看煤价下行很快。从年初到现在,河南煤炭企业的利润已经下降30%~40%,市场回升现在还看不到头。”王荣海感叹。

不过,也有煤炭企业人士不赞成“黄金十年”终结的说法。郑煤集团某部门研究人员曹振明对表示,中国能源仍然以煤炭为主,等石油价格上去之后,煤价也会上去。

而随着煤价不断下降,煤炭的下游客户也更难“伺候”了。王明达对此介绍,“我们的客户主要是冶金企业,和往年相比差距很大。一方面是不接煤,另一方面就是出现了很多不好的现象。”不过,对于何种“不好”,王明达却不愿多说。

对于上述现象,李朝林称之为“萝卜慢了‘煤当泥’卖”。他介绍说,前几年在煤炭严重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煤炭质量把关有所放松,甚至出现了假冒伪劣、以次充好、掺杂使假的现象,“萝卜快了不洗泥”的情况在很多地区不同程度地发生。

此外,随着煤价不断下滑,煤炭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频频发生。王明达称,目前企业的困难并非在于用户,而是外省煤炭企业的竞争。“我了解到的情况是企业首先要保住生产,行业自律就先放到一边,导致市场无序竞争,价压得厉害,对我们冲击太大。”

也有煤炭企业期望能在不降价的情况下熬过“冬天”。一位接近山西晋煤集团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近期晋煤集团与兰花集团召开通气会,希望能扛住不降价,期待一个月之后迎峰度夏时市场能好转。“煤企担心降价之后,迎峰度夏期间价格就升不上来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高立萍)

马鞍山西装制作

泉州职业装订做

萍乡制作工服

淮北西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