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污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曹中铭股民纷纷弃市而逃谁之过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7:03 阅读: 来源:吸污车厂家

曹中铭:股民纷纷弃市而逃谁之过?

日前,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广东调研与投资者代表座谈时表示,每年有两三百万的新股民进入市场,同时也有数以百万计的投资者损失惨重,因而决定退出市场或不再交易。虽然“这种情形绝不是监管机构所愿意看到的”,但却真实地在市场中发生着。  每年有数百万投资者纷纷弃市而逃,郭树清“如实地向社会公众报告”,体现了现任股市管理者务实的一面。实际上,若非证监会主席透露出“内幕消息”,市场看到的都是股民开户数每年不断持续攀升的辉煌。没想到在“繁华”的背后,却也隐藏着不堪回首的“黑幕”。  股市向来奉行“一盈二平七亏”的游戏规则,市场上有投资者出现亏损,其实也很正常。但每年有如此众多的投资者“退市”,却无论如何也不能用“正常”来诠释。而且,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宏观经济基本上保持着高速发展的态势,但股市投资者并没有享受到经济高速发展的成果,反而成为股市的“殉葬品”,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历经20余年的发展,中国资本市场无论是在上市公司、机构投资者的规模与中小投资者入市数量方面,还是在制度建设与全球影响力等方面,与当初相比显然已不可同日而语,但其错误的定位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改变。2010年与2011年A股市场连续两年“熊霸全球”,虽然也有其它方面的因素,但与上市公司竭泽而渔式的“圈钱”行为,与监管部门放任上市公司肆意地“圈钱”是完全分不开的。  郭树清履职中国证监会主席后,从最初烧起的“三把火”,以及随后的“N把火”等,一方面凸显出市场制度建设上的缺陷,也折射出市场监管上的缺失与缺位。其实,市场热衷于炒新、炒小、炒差等投机炒作,将“板子”全部打在投资者身上,明显存在偏颇的成分。上市公司都愿意扮演“铁公鸡”,投资者无法获取回报;退市制度的形同虚设,ST等绩差股常常上演“乌鸦变凤凰”的财富故事;再加上上市公司质量参差不齐,真正值得投资的公司不多等,是市场投机疯狂的主要因素。  其实,投资者弃市而逃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其合法权益常常得不到有效的保护。虽然监管部门为此出台了诸多规章制度,但形式大于实质。相反,A股市场变成了融资者的天堂,投资者的地狱;变成了权贵的“提款机”,也变成了中介的“盛宴”。而为中国资本市场作出重大贡献与牺牲的广大中小投资者,却一直处于弱势的被 “鱼肉”的地位。当投资与回报严重不成比例,当连基本的权益都得不到保障,当总是成为被宰割与猎杀的对象,当对市场已不抱有任何的信心,或许,弃市而逃才是真正的解脱,尽管其中不乏无奈。  监管部门虽然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但也不应该忽视了中小投资者,而每年数百万投资者的“退市”,其实也为监管层敲响了“警钟”。不重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保护,不重视投资者这个股市的“基石”,股民已经很生气,后果也一定很严重。  国家税务总局表示,《个人所得税法》修订后,对于没有工资收入、只有一处劳务报酬所得项目且收入较低的人,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税负偏重的问题。(新华网4月26日)  关于我国劳动报酬个税税负是否过重,一直争论不休。大多数劳动者一直呼吁降低税负,但一部分学者特别是税务学者,却强调中国劳动报酬税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以致决策层在减税上犹豫不决。  笔者认为,4月中旬世界银行发布的中国一季度经济季报中提到的中国劳动者税负问题可供参考。这份季报指出,2008年中国劳动者平均税率为45%,远高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甚至稍高于欧盟的平均水平;较之于澳大利亚、美国的平均税率,则超出近一倍。该报告的计算项目包括:雇主实际负担的劳动力成本和雇员实际税后工薪所得(含政府福利项目取得的现金收益)之间的差额,其算法为(总劳动成本-净工资收入)÷总劳动成本。总劳动成本和净工资收入之间的差额,涉及个人所得税,也涉及社保费等内容。世行这个算法与大多数工薪阶层的切身感觉基本一致。这就是许多工薪阶层感觉账面工资总额并不少,而实发到手的工资却相差一大截的原因。  税务总局坦承“只有一处劳务报酬所得项目且收入较低的人,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税负偏重的问题”,这为下一步降低劳动报酬税负奠定了基础。然而,这仅仅是第一步,关键在于“坦承”之后,尽快采取降低劳动报酬税负的实际措施。  首先,“劳动报酬税负偏重”且“收入较低的人存在税负偏重”问题,这折射出我国税负结构的不合理。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报告认为,中国居民工资占GDP的份额,在1995~2006年间从59%逐年下降到47%。而在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劳动报酬在GDP中所占比重,1978~2008年,大部分国家基本上都在60%以上,高时达到90%。迅速改变这种状况,不仅牵扯到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而且关系到利用税收手段调节收入分配差距过大的问题。  其次,现阶段减税特别是减轻劳动报酬税负过重的问题,具有现实意义和急迫性。我国经济已连续5季度下滑,宏观经济形势面临异常困难的局面。扭转这种困局,大举投资和出口的效果并不明显,刺激消费、启动内需成为值得期待的手段。启动居民消费,除了增加居民收入、健全社会保障外,另一个重要措施就是大幅减轻百姓税负,把消费潜力释放出来。普通劳动者的消费潜力最大、消费倾向最高,大幅减轻劳动报酬税负,将会大大促进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可以说,它既维护了公平正义,又缩小了收入差距,还刺激了消费、拉动了经济,何乐而不为呢?  在笔者看来,促进税负公平,解决收入分配不公问题,一定要在初次分配上做足文章。说到底,想方设法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份额,才是减轻劳动者税负、提升劳动者收入的根本途径。

ib 补习

培训alevel

alevel课程辅导机构

alevel留学

相关阅读